因此,这两个课题是很不相同的:一方面,纯粹理性如何能够先天地认识客体;另一方面,它如何能够直接地(仅仅通过它自己的准则作为法则的普遍有效性的思想)就是意志的规定根据,亦即是理性的存在者在客体的现实性方面的因果性的规定根据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