倦凭阑,低拥髻,丰颊秀眉,犹是年时意。昨夜西窗残梦里,一霎幽欢,不似人间世。
恨来迟,防醒易。梦里惊疑,何况醒时际?凉月满窗人不寐,香印成灰,总作回肠字。

——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