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候,我们都老了。
一切纷扰都不在重要
什么是爱?什么是唯一?
都不在重要。
流年定格了彼
此我九十九,你九十一
我已经老年痴呆,而你早已头发花白。
你可以很骄傲的对小重孙说,瞧,你外公那个傻老头子追了我一辈子……可外婆的心里啊,一直还偷偷藏着另一个人……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
心得/评论 (5)
这又是一个心酸的笑话
我猜中了开头,却预测不到结局
不相爱怎白头。
姜生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辜负
心酸
分享本句子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