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环顾四周,这个世界,我看见的是一个极其可伶的,垂危的,竭力歪扭着的,以至于我可以抉择如何将其置于毁绝。
可有的人会奋起反抗,‘不,你没有权利那样做’。
这,固然是没错的。但,一切初始之际已无法区分正确与否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