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不会再来人了
屋里不会再来人了,
唯有昏暗。
一个冬日消融进半开半掩的
窗帘的缝隙。
只有潮湿的白色鹅毛雪
疾速闪现、飞舞。
只有屋顶、白雪,
除了白雪和屋顶,一片空无。
又是寒霜画满图样,
又是逝去年华的忧郁
和另一个冬天的情景
在我的心底搅来搅去,
又是那无可宽恕的罪过
至今仍刺痛我的心灵,
木柴的奇特匮乏
折磨着十字形的窗棂。
可是,厚重的门帘
会突然掠过一阵颤栗。
你会用脚步丈量寂静,
如同前程,走进屋里。
你会在门口出现,
身穿素雅的白衣,
仿佛为你织就衣料的
就是那漫天的飞絮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