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之从那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就像餐厅服务生对来用餐的客人,无微不至,有求必应,却带着无法消除的隔阂。

分享到: 
分享到微信
加载中。。。